安翎哦

一个高级文废,个人爱好,,,日常ooc+abo 爱产糖 虐不起来

【霍好】 相亲相爱一家人


今天还是ooc+abo的一天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夫子?你竟然买汉堡了?你不是不吃这种垃圾食品还老是嫌弃我吗?”

杨好坐在沙发上看着进来的霍道夫揶揄道


霍道夫也没说话,慢条斯理的把汉堡放在茶几上,然后坐下,掏出手机点开语音,媒体音量开到最大,然后手机传出了女儿奶声奶气的声音


“老公,下班回来记得带两个汉堡,要两个,不然女儿不会吃的”


杨好一脸懵逼,女儿啥时候会这套路?是个人精,不过她啥时候拿到手机的?


霍灵儿听到霍道夫回来就蹦蹦跶跶的飞到了客厅,结果听到了自己的语音,emmmmmm,遭了,先溜吧,让我哥顶着


“哥,你快帮我顶着,快去”

“灵儿,你是不是又闯祸了,灵儿,你能不能让我们都省点心,我们都还想多活几年”

“哥~你在帮我一次~就一次嘛~”

“好吧~_~,怕你了,你又做什么了?”

“我……用爹地的手机给爸爸发消息要带汉堡回来”

“……这有什么问题?”

“关键是我叫了‘老公’……”

“!!!你自求多福吧!!!你这就是作死,‘老公’也是你叫的!?你不知道爹地是个醋王啊,这次我帮不了你了,再见”

“哎!哥~”

“撒娇也没用了,再见”霍珏决绝的走了


“霍灵儿!你给我下来!”


“爹地~嘿嘿~”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说!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拿到我手机的!我最烦别人碰我手机”

“爹地,中午你不在,手机就放桌上,我等不到你出来就只能自己拿手机给爸爸发消息了,爹地,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不是要爸爸给你也也带了一个嘛,你昨天就在念叨想吃了,刚好我也想吃了,就擅自动了爹地的手机,我以后不会了,真的,爹地~嗯~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不该叫‘老公’的,我就是皮一下,嘿嘿~爹地~不要生气了嘛”


“你皮一下很开心是吧?嗯?”


杨好揪着霍灵儿的脸,奶凶奶凶的问


“爹地~我真的错了啦~吃汉堡,对,吃汉堡,冷了就不好吃了~爹地~我喂你吃,你不是想吃了嘛~”

“……好气哦,实在想发脾气……”

“mua~爹地你不要生气了嘛~”

“对啊,爹地,不要生气了嘛~”霍珏附和

“阿好,你就别气了,再怎么气还不是你生的”


霍道夫附和,不要问霍道夫为什么现在才说话,因为霍道夫经常搞出修罗场还一脸冷漠看戏


“……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合伙欺负我是吧”

“不敢,你是团宠”

“…………迟早被你们气死…………”


能怎么办呢,还不是自己生的,还是因为生灵儿产后大出血霍道夫死活不让再生,杨好本来想和霍道夫生一窝的🙊🙊,结果就是灵儿被宠坏了,恃宠而骄,成天惹祸,让人头疼







这个梗来自抖音🌚🌚🌚没用好,啊!!!文笔有限🙄🙄🙄气死😪😪😪


【双世宠夫】 七

执光 执光现代衍生 戬峰


ooc预警


一晃几月,吕昀峰就要生了,执明一直提心吊胆的,每天都抱着吕昀峰睡觉,就怕一个不小心吕昀峰要生了他不知道,吕昀峰夜里翻个身都能把他惊醒,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早朝也没上了,整个朝堂就靠着丞相和太傅支撑着,吕昀峰劝过几次,执明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轰都轰不走,吕昀峰也没辙


这天丞相和太傅实在是觉得执明和陵光都不上朝已经近半月实属不妥,同时入宫联名规劝执明上朝,这些没上朝的日子就靠丞相和太傅,执明看着二老略佝偻的身影,他不上朝,担子就落在了二老身上,有些于心不忍,心想等陵光平安生下孩子他一定会好好上朝批阅奏章,但今日丞相和太傅看来不会善不甘休,一定要他上朝,执明左右为难,他担心陵光但他还是王,最后还是吕昀峰借丞相和太傅来趁机哄走了执明才作罢


执明在朝堂上心不在焉,直到威将军上奏提醒执明不要沉迷淫乐不思进取他才反应过来,质问道


“我的私生活也需要你们指点?!太子即将出生,我关心太子也不行?你是王还是本王是王!”

“微臣只是提醒一下王上,并无他意”

“哼!并无他意?”

“是”


“众卿可还有事,无事便退朝吧”

“……恭送王上” 执明拂袖而去


执明换了常服就往吕昀峰殿里跑,还没进去在殿外就听见里面隐隐传来的呻吟,突然心慌了,抓住一个侍从问发生了什么事,侍从战战兢兢的说是王后要生了,执明怒了问为何不去朝殿通禀,侍从说是王后嘱咐不让去朝殿通禀


“废物!要你何用!”


扔了侍从就要往里去,侍从还要拦,执明直接一脚踢飞了侍从就闯了进去,一路直奔内殿,他没想到,他去上早朝的时间陵光就真的生了,绕过屏风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吕昀峰,汗水和着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嘴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破了,不断渗血,双手死死抓着床单,一下下的弓起身子,眼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每一次都用尽了全部力气,在旁边的一个医士最先发现了执明,说着就要推执明出去,执明直接扒开了他,医士见拦不住他,也只能由他去了,他径直坐到了吕昀峰身后,扶起他的身子,把吕昀峰圈在怀里,越过吕昀峰的脑袋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吕昀峰被这个吻弄得颤了一下,一瞬间呆滞了一下但很快腹部的疼痛就掩盖了他的动作,吕昀峰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疼痛让他浑身颤抖,他靠在执明的怀里歇了歇,又反手抓着执明的肩膀继续,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这一次用力吕昀峰直接脱了力,晕了过去,本来狠狠抓着执明胳膊的手直直的砸在了床上,吓坏了众人


“陵光陵光陵光!陵光你醒醒啊!医士呢医士呢?陵光为何晕倒了”

“王上,王后之前中过毒,虽然毒已解,但是身子骨终是差了些,这孩子又偏大,这番折腾,王后已然脱了力,臣下这就施针熬药”


医士施针的施针,熬药的熬药,有条不紊,好一通忙活,吕昀峰才醒过来,其实,他是被疼醒的,他此刻的内心真的是mmp的,这个陵光的身子也太弱了,直接就晕过去了,要是现代就可以剖腹生产了,何必遭这种罪


“王后,您继续用力!”

“不……不行……我没有力气了”

“皇嗣在腹中憋的太久了,那……只能推腹了”

“你看着来吧”

“王上,劳驾您抱稳王后,防止推腹过程中王后扭动”

“……嗯,你们……你们轻点儿,陵光怕疼”

“臣下自当尽量”


执明抱紧了吕昀峰,把他牢牢的圈在怀里,推腹和阵痛刺激的他左右扭动,他别过头,终于还是忍不住一口咬住执明的胳膊,咽下了即将脱出口的痛呼,执明知道他胳膊的疼和吕昀峰比起来只是千分之一,执明满眼都是怜惜看着吕昀峰,只能把他抱得更紧


“……唔!”

“王后,您最后用一次力就可以了,已经可以看到头了”

“呃——啊——————!!!”


吕昀峰一声凄厉的尖叫和着嘹亮的啼哭声结束了吕昀峰这一天一夜的苦难,听到孩子的哭叫就合上眼直接睡过去了,执明吓得拖来医士给吕昀峰诊脉,医士让他放宽心,说他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医士把孩子清洗干净后放到执明手里,执明看着这小小的孩子,软软的,长得像陵光,细看又像他自己,这是他和陵光的孩子啊,多好看,陵光为了这个小家伙吃了好多苦,以后一定要教他对陵光百依百顺,以后要把陵光宠上天


抱了孩子就把孩子放到了殿里面的小床上,回过来帮吕昀峰仔仔细细的擦身子,擦洗完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就走出殿了


走时一步三回头,心道,也不知明天一劫能不能顺利渡过


吕昀峰下午醒来第一反应就是,,,生孩子太他妈疼了,等他回去了一定不给朱戬生孩子,太疼了,这时候还是疼的,真是要命,差点死了, 挣扎着从床上撑着床坐起来,但是浑身酸软还疼,脑子好像也不是很清醒,昏昏沉沉的


“王后终于醒了,这可让臣好等啊”

吕昀峰警觉的转过头死死盯着说话那人,坐在龙椅上,却没来由的生出滑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宫殿被士兵团团围住

“威将军这是何意?”

吕昀峰的声音嘶哑的似是从远处传来

“王后,哦,不对,是前王后,明日我就会昭告天下,王后因难产而去世,王上一病不起,威将军监国,世子由我代为抚养,过一段时间以后就昭告天下王上思念王后随王后去了,世子继位,威将军为摄政王,最后就杀了你们的孩子,说是体弱久病不治,由于没有近亲皇室,直接让位与我,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威将军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执明呢!”

“来人,把王上带过来”

吕昀峰看着执明被士兵托着扔到威将军面前,脑袋耷拉着,像个小狗一样(吕昀峰:我这什么比喻),没有士兵架着,他就滑到了地上,就直挺挺的躺在威将军前面,吕昀峰直接掀开被子,站起来想走到执明面前抱着他,就像执明抱着他一样,只是一时忘了他刚生产完,腿还是软的,结果在站起来的瞬间又跌回床上,吕昀峰抿了抿嘴,还是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着走到了执明面前,吕昀峰神经虽然大条了点儿但还是知道,陵光是王,他不能让陵光失去一个王的尊严,纵使双腿无力也要走过去,绝不能在叛臣面前低头,他坐在地上,把执明圈在怀里,吕昀峰把脸贴在执明脸上,拍了拍执明的脸,在他耳边轻轻唤着


“执明,执明,我是陵光,醒醒,执明,我们还没看着孩子长大呢,我们还没给他取名字呢,你醒过来看看我呀,我是陵光啊”

“威将军对王上做了什么,为何会这样”

“没什么,只是让他失去暂时昏过去,在你喝了毒酒自尽之后,他就会知道所有而已,我要让他在悔恨中和你一样喝下毒酒,都说王上王后伉俪情深,我到要看看,你们有多相爱,反正这天下都是我的了,也无事,不如看看好戏来的消遣”

“你!我的孩子呢?”

“把孩子抱上来”

士兵抱着孩子送到吕昀峰怀里,吕昀峰轻轻的抱紧了孩子,低下头狠狠的吻了吻孩子,这孩子长得像他,细看又像执明

吕昀峰把孩子放到执明怀里,然后把执明和孩子都圈在怀里,在执明耳边说,

“执明你看我们的孩子真好看,你醒来还会记得他吗?还会记得我吗?不过,忘了也好,我本就不是你的陵光,我也不知道你的陵光在哪儿,我是吕昀峰,这段时间我替陵光待在你身边,你难道没有发现陵光和以前不一样很多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的那个他,也不见了,他和你长得一样,我想他了,我看电视剧上都说,陵光死的时候我就会回去了,可是我也舍不得你啊,你也很可怜啊,我走了,谁来代替陵光爱你啊,某些时候我总觉得你身上有他的影子,总是不由得想亲近你,或许是我的错觉吧,可能是我太想他了,你前段时候把裘振派去镇守边关的时候就发现问题了是吗?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关心国事,你是想裘振在宫变时带着官兵赶回来吧,可是好像等不到了哎,裘振那个榆木疙瘩你也能劝动,还是有些脑子”


吕昀峰自顾自的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眼泪从脸上滑下,一遍遍的描摹着吕昀峰的脸颊,眼前一片模糊,都忽略了怀中人轻颤的睫毛,


怀中人眼珠动了动,却没醒


【霍好】 无题


今天还是ooc+abo的一天


“霍道夫,离婚吧”

“……又来……”

“我说真的”

“……”

“我都已经三天下不来床了”

“…………这不是你自己要的吗”

“再不离婚我就要死在床上了”

“……”


是的,霍道夫和杨好是很恩爱恩爱的夫夫,霍道夫是精力旺盛类型的,杨好是欲求不满类型的,霍道夫前几天被杨好说技术不行,一气之下连着三四天疯狂和杨好zuoai,一遍遍的做一遍遍的问他到底行不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杨好三四天下不来床,偏偏霍道夫屁事儿没有,每天还可以继续做,杨好搞不懂霍道夫一个快要中年的人为什么比自己一个年轻小伙子还要精力旺盛,自己不过是前几天和他zuoai的时候欲求不满激将了一句他是不是不行,结果就是自己已经三天下不了床了…………这是不作就不会死,再不阻止他自己真的要死在床上……


“霍道夫,我们约法三章,双周两次,单周不许来”

“……阿好,这也太少了吧”

“我不管!再不限制你我就死在床上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撞死在墙上!”

“你站的起来吗?还撞死”

“你!霍道夫!我要去找黎簇和苏万,你欺负我”


杨好嘴一撅,就要开始干嚎


“……你敢不敢挤出眼泪来”霍道夫一脸鄙视

“……啊!霍道夫!你欺负我!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欺负自己的夫人有问题吗?嗯?”


霍道夫说着就又欺身而上,嗯⊙∀⊙!,又来了一次,这次就直接给做晕了,哎呀,可怜的杨好,啧啧啧,心疼三秒


锦上珠的员工只表示原来可以每天中午看到老板娘给老板送鸡汤的,这都好几天了,都没看到老板娘了,老板娘那么可爱ớ ₃ờ,多招人疼啊,老板娘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又可爱,全体员工都喜欢啊,多好的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发现我们都喜欢老板娘吃醋了不准老板娘来了,╯^╰,都好久没看到老板娘了,好想他啊┑( ̄Д  ̄)┍



“霍道夫,你不许欺负我了啊!!!现在半个月不能下床了!!!”

“多好啊,这样你就不会到处跑了”

“我本来也没到处跑啊”

“你天天往公司跑,员工们都喜欢你了,你说怎么办”

“怪我咯,还不是你天天在公司我又看不到你,你胃又不好,天天那么忙,忙起来肯定有不吃午饭,我不去给你送午饭你的胃怎么办?嗯?我还不是为了多看你一会儿,你也不让我有个孩子,也没人陪我,我不去找你你又没时间找我,我能怎么办(╥╯^╰╥)霍道夫,你没良心”

“我不想你有孩子是觉得生孩子疼,你怕疼,我不想你生,而且有孩子了二人世界时间就少了,我还没和你过好二人世界呢”

“你想过二人世界又不陪我,你是想和谁过啊”

“肯定是你啊,只是我,每天工作太多了,没时间陪你啊”

“你还知道啊,不行,等我好了,我们要造小人”

“不行,我不让你生”

“不行,我要生,你又不陪我,孩子也不给我留一个,我一个人无聊”

“不行,不给你”

“你!离婚!”

“造小人”

“哼,小样儿”


好的,霍道夫是个气管炎没错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媳妇儿不要他👌


“霍道夫,快来造小人”

“?你现在是不是只想造小人不想我?”

“我想你啊,我也想造小人啊,我最想和你造小人”

“啧啧啧,磨人的小妖精,真难伺候,嘴真甜”

“费什么话,造小人”

“啧啧啧,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屁话真多”


“霍道夫,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小人啊”

“阿好,做事不能太功利,该来的总会来,是你的就是你的,随缘,看开点儿”


“霍道夫,呕—,我是不是有了?总是吐”

“我陪你去看看吧”


“你不是怕疼吗,剖腹产吧”

“不行,剖腹产留疤,丑”

“我不嫌弃,总比你疼要好”

“剖腹产就不疼吗?还不是疼,又要留疤还疼,干嘛还要剖腹产,我要自己生”

“我看你疼心疼,还是剖吧”

“不行,自己生,哦对了,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我要在家生,你把医生弄到家里来”

“剖吧”

“……离婚”

“自己生,不剖了”


“阿好,剖吧,你这么疼我心疼,医生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句话”

“都疼这么久了,还要留疤我不想”

“可是你疼啊,你最怕疼了”

“我知道你心疼,但你想这是我们的孩子啊,你难道不想亲眼看看他到底怎么出来的吗”

“我不敢看,我看了更心疼”

“…………………………那你出去……”

“可是我想陪着你……”

“……你到底要怎样?”

“剖吧”

“不行,疼这么久都可以生了还剖🙄”


“阿好,是不是很疼很疼啊,我看着都疼,都说了不要孩子了,你非不听”

霍道夫红着眼眶把杨好圈在怀里,狠狠地吻着

“说不疼是假的,你先松开我,我要被你勒死了!”

霍道夫后知后觉的松开了杨好

“肯定疼啊,只不过想到是我们俩的孩子就不觉得疼啦”

杨好看着不知所措的霍道夫笑了,抬手摸了摸霍道夫的脸,

“好啦,我现在不疼啦,我想睡觉啦,你陪我睡觉吧” “好”


(关灯盖被子纯聊天)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我的老天鹅啊


【霍好】 互相亏欠,藕断丝连



今天依旧是ooc+abo的一天



【一厢情愿,两不相欠】的姊妹篇来了,哈哈哈哈,我说了要甜回来就一定要甜回来,我是个产糖写手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但是我要对的起自己的flag🌝🌝





“老板,经理和老夫人住在居民区,我看过了,条件价钱都还可以,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来的”

“老板,经理去了黎簇的公司上班”

“老板,经理进医院了,好像……好像是怀孕了”

“怀孕了?!”

“是,我……我自作主张让医生说经理的宫壁太薄,孩子最好是留下来,不能流产……经理答应了,留下了孩子”

“……”


霍道夫恼火于伙计的自作主张,但伙计的自作主张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心里就憋了一口气没有地方出, 嗯,很恼火,好气哦


“老板,我知道这样自作主张骗经理不好,但是我的脑子只能想到这个蠢办法了,您处置我吧”

“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你可不是杨好”

“……是”

“记住自己到底是谁,别想着代替谁,你真以为,人心是那么好拿捏的?哼!自作聪明”

“……是”

“出去”


霍道夫的冰山脸已经有了愠色,但是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气压更低了


“霍二,你每天都去看看杨好和奶奶,买些必需品送过去,你知道怎么处理”

“是”

“你以后的工作就是这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霍道夫开始害怕了,他怕他没有人可以相信了,杨好都走了,还有谁可以相信,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变的患得患失


“出去吧”

“老板,经理生了,现在在医院”

“!?生了?!我去看看”


霍道夫走到门口却犹豫了,他知道,杨好不想看见他,但是他现在很想知道杨好好不好,霍道夫放在门把手的手颤抖了很久还是收了回来,他听见了门里面的欢笑声,或许,我的前程似锦终不配你的喜怒哀乐,霍道夫闪到窗户外,等到黎簇和苏万都离开了才出现在窗户外看着睡着的杨好,抬手在窗外摸了摸杨好的脸又亲了亲杨好和孩子才离开,他去了医生那里知道杨好没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杨好跟着他确实不算一条好的出路,但是他不想松手,他放不开了,当杨好说他想走的时候他还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以醉酒的借口标记了他,第二天还是放他离开了,但他从未让杨好离开过自己的掌控范围内,他不想有软肋,不想有牵挂,但他已经放不下了,黎簇和苏万会照顾好他和奶奶的吧,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放手了又要将他放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难道,真的动心了吗?他不知道,或许吧


“老板,经理和老夫人去了德国,还有小老板”

“你派人继续跟着,你知道怎么做”

“老板,经理好像……好像做了去标记手术……”

“你说什么?!马上订机票,我要去德国”


直到这一刻,霍道夫才知道他是真的陷进去了


霍道夫在杨好的婚礼上毫无征兆的出现了,还是以新郎的身份出现的,这是所有人有没有料到的,黎簇和苏万愣了很久就冲上去暴揍霍道夫,杨好没有阻止,霍道夫没有还手,杨好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仿佛一切与他无关,等黎簇和苏万停下来的时候,霍道夫已经鼻青脸肿了


“你来干什么?霍老板挺闲的啊”

“阿好,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苦肉计?又对我来了兴趣?想继续玩弄我于股掌之中?你以什么身份来要求我?爱人?恋人?亦或是朋友?哦~你都不是,那你还来干嘛?萧川(黎簇的朋友,杨好本来的新郎)呢?你无权干涉我的生活,我和谁在一起都是我的自由,萧川在哪儿?”

“萧川?我杀了!”

“激将法?萧川在哪儿?”

“我杀了”

“……我的耐心有限,别让我讨厌你”

“阿好,你跟我回去我就告诉你”

“不可能,还有,阿好不是你叫的”

“我们一定要这样剑拔弩张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我以孩子父亲的身份和你说话”

“孩子父亲?孩子是我和萧川的”

“阿好”

“黎簇,麻烦帮我把人扔出去,我们去找萧川,苏万,麻烦你帮我照顾杨宝和奶奶,奶奶,您就和苏万在家不要跑,我和黎簇去找萧川了”


杨好说完就急匆匆的的黎簇走了


霍二扶起了被丢在门外的霍道夫,

“老板……老板,怎么办啊”

“死缠烂打,还能怎么办”

“……老板”

“比起让他恨我,我更怕他讨厌我”

“老板,你,何苦呢”

“闭嘴,追到老婆才是王道”

“……🙄……那怎么到现在还没追到(小声哔哔)”


“黎簇!萧川在那儿!你看!”

杨好拉着黎簇就飞奔过去

“萧川你没事儿吧,霍道夫没把你怎么样吧?我看看”

杨好抓着萧川前后左右地看,没看出来有什么大问题才一把狠狠地抱紧萧川

“萧川你吓死我了”

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萧川把杨好也狠狠地抱紧了,下巴放在杨好的头顶上轻轻摩擦着


“我没事儿,霍道夫没对我做什么,我很好,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阿好我有话对你单独说”

黎簇识趣的走了

“萧川,怎么了,你怎么怪怪的”

“阿好,这件事说出来你很难相信但它就是事实,听之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

“你在去除标记手术后在德国的这段时间见到的萧川不是我,是霍道夫”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胡话呢”

晴天霹雳的消息让杨好几乎站不住,萧川稳稳的接住了杨好,等着他接受这个消息

“不……不可能,如果是霍道夫的话,为什么我会不知道,他的气味我很熟悉啊”

“阿好你做过去除标记手术,你对气味的敏感度会降低,你说我今天怎么怪怪的就是因为我是真正的萧川,你习惯了假的萧川——霍道夫,再来接触我当然觉得我怪怪的啊”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


杨好呆呆的站着,嘴里不停的呢喃,他和萧川都没注意到拐角奔来的汽车,萧川看见了,他面对着汽车,直接把杨好推到了路边,自己却来不及反应,因为推杨好的反作用力把自己推到了路中间,霍道夫不知道从哪儿闪出来推开了萧川,自己被汽车撞飞了出去,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霍道夫的身下都是血了,萧川反应最快,找了救护车,杨好跪在霍道夫旁边抱着霍道夫,泣不成声


“你为什么要救萧川,你不是讨厌他吗?”

“因为……因为你喜欢他,我也就喜欢”

“这又是你的苦肉计吗?霍老板?”

“……是……”说完霍道夫就晕了过去

“呜——霍道夫,不能睡!霍道夫!萧川,救护车呢?呜——霍道夫!”


(阿西吧,取名字就废了我的脑子,我不知道国外的医疗程序,咱就按国内来哈)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我是,他怎么样了?”

“脱离生命危险了,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杨好轻轻推开病房门,走到霍道夫病床旁坐下,静静地看着霍道夫,其实,自己也没有多讨厌他,或许,是真的放不下,他趴在了霍道夫身上,头和上身轻轻的覆在了霍道夫身上,


“霍道夫,你爱我吗?”


没有回答,只有病房仪器的滴答声


“或许,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杨好自嘲一笑

“我生杨宝的时候你在哪儿?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我好不容易走出了只有你的生活,你为何还要回来?”


“我生杨宝差点就死了啊,你差点就看不到我了,我死了我奶奶怎么办啊,奶奶看不见,黎簇和苏万一直在照顾我和奶奶还有杨宝,我欠黎簇和苏万的太多了,萧川我也欠他很多了,你救了萧川,我又欠你的了,你不要再来我的生活里了,我忘不掉你了,怎么办啊”


杨好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很多,都没有回答,只有病房仪器的滴答声,或许是哭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直接趴在霍道夫身上睡着了,或许是在霍道夫怀里的缘故吧,杨好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直到第二天霍道夫醒来了杨好都还没醒,霍道夫摸了摸杨好的头,软软的,暖暖的,连着心里都是暖暖的


杨好昨天晚上絮絮叨叨没头没脑的话霍道夫其实都听见了,


“杨好,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你还不清的,我,不会放手了”


“嗯……?你醒了?饿了吧,我去给你买饭吃”杨好醒来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自顾自的说着,也没注意霍道夫什么表情,霍道夫红着眼眶看着杨好,只有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杨好才会关心他,杨好起身就准备走,霍道夫慌忙拉住了杨好,直直的看着他,


“再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我去买早餐,你胃不好,不能不吃饭,我去去就回来,我不走了,别怕”


霍道夫抓住了杨好的手没有放开,还是直直的看着杨好,杨好回握了霍道夫的手


“我不走了,我知道后来的萧川就是你,我不和萧川结婚了,我还是忘不了你,现在可以放手我去买早餐了吧”


霍道夫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开了手


杨好打开病房门,黎簇和苏万一脸八卦


“你俩和好了?”

“嗯”

“讲讲呗”

“有啥好讲的,哎呀,我要去买早餐了,你俩吃没,我去买,吃完了还得回去给奶奶和孩子做饭”

“别,我俩都吃过了才来的,刚到,啥都没听到”

“……🙄……”

“啧啧啧,没什么事儿是苦肉计解决不了了的”


其实,车祸真不是苦肉计,霍道夫真不知道,是那个被霍道夫怼过然后辞退的人弄的,本来奔着杨好去的,结果啊,把霍道夫撞了,本意是撞杨好,结果呢,撞了霍道夫,那结果自然是送他去监狱啊,不过啊,刚好帮了霍道夫一把,嘿嘿,老婆追回来了


躺在床上的霍道夫喝着杨好炖的猪蹄汤,嗯,美滋滋的,啊,生活真美好,霍道夫现在嘚瑟的都要上天了,当初要不是霍二那个二货带他去找萧川也不会出车祸,当然啦,也不会这么快追回老婆


“杨宝,这是你大爸爸,叫‘大爸爸’,”

“大……爸爸”

“嗯!”

“奶奶,这……这是我老板”

“小兔崽子,你应该庆幸我看不见,不然打的你满地找牙”


霍道夫一脸愧疚杨好一脸尴尬








来,番外也放在这儿了,生子的,不看的别往下翻了





















































“阿好,你来了”

“嗯,今天是鸡汤”

“你不用每天自己亲自送的,你大着肚子就不要到处乱跑了,让司机送也是一样的”

“怕什么,不是有霍二在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哎,说不过你,你能来我自然高兴,就是担心你,怕你出事”

“我还不是为了多看你几眼😒没良心”

“那我以后得提高工作效率了,缩短在公司的时间多陪陪你”

“还有孩子”

“是,多陪陪你和孩子”

“行了,赶紧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你本来胃就不好,我要是不每天给你送,你一忙起来肯定就不吃午饭,胃要养的”

“老婆最好了,mua~”

“哎呀,你害不害臊啊,这是你办公室啊”

“怕啥,都知道啊,害羞了?”

“哎呀,你快吃饭”

“好了,吃完了,老婆大人,你看,吃的干干净净的”

“嗯,今天还挺听话,都吃完了,mua~奖励你了”

“嗯哼”


杨好提起保温桶往外走,本来就有些酸痛的肚子一阵抽痛,走到门口的时候肚子的抽痛更甚了,一个没站稳,就要倒在地上,霍道夫飞奔接住杨好


“阿好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应该是要生了”


霍道夫一把抱起杨好就往外走,霍道夫臂力惊人,杨好竟然未觉得颠簸


“霍二!联系医生!快!下去开车!”


公司的员工就看着老板一把抱起老板娘往外飞奔,眼里只有老板娘,啧啧啧


“爸爸是二胎,孩子下来的快点,遭的罪要少些”医生检查后说

“有没有大浴缸,泡在温水里面会减轻一点爸爸的痛苦哦”

“浴缸?我家有,啥都有,霍二!给浴缸放温水!”

“阿好你忍忍哈”


杨好疼的脑子都不太清醒,只能胡乱的点头,霍道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想自己替他生,霍道夫亲吻着杨好,妄图转移杨好的注意力,事实是,杨好就连亲吻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霍二!好了没!”

“好了!老板”


霍道夫把杨好的裤子脱了也不顾自己把杨好抱进了浴缸,果然进了浴缸杨好就轻松了不少,原本因为疼痛挤在一起的五官放松了不少,医生隔一段时间来检查宫口,浴缸的水忽的浑浊了,杨好知道,羊水破了,医生来看了看宫口,开了十指了,可以生了,医生让杨好跟着他的节奏来用力,杨好躺在霍道夫的怀里迷糊的点头,


“来,爸爸,我们要开始了哦,跟着我的指令来用力哦,宝宝就要出来了哦,爸爸和大爸爸不要太紧张了,都放轻松,没什么大问题,好了,开始了”


“来,1,2,3,4,我们四下一用力,均匀的用力,慢慢来,把孩子推出来,我们慢慢来,不急,我们用力了一段时间可以休息一下然后继续”


“来,我们继续1,2,3,4,缓口气,来,继续,1,2,3,4,来缓口气继续1,2,3,4,来继续1,2,3,4,爸爸要用力均匀哦,慢慢来,不要急,继续1,2,3,4,好我们歇一歇,………………………………………………”


“大爸爸可以摸一摸,现在能摸到宝宝的头顶了,爸爸再努力一下,宝宝就出来了,接下来就大爸爸给爸爸接生吧,这样大爸爸就知道爸爸有多难受了以后就要加倍对爸爸好,来,我们继续,爸爸忍一下哈,就一下下宝宝就出来了”


“1,2,3,4,5,6,7,8,好,我们歇一下,接下来最疼哦,爸爸要慢一点匀速用力不然会撕裂的哦,来,我们继续1,2,3,4,5,6,7,8,好了,头出来了,爸爸再稍稍用力一下,可能更疼哦,宝宝肩膀还没有出来哦,1,2,3,好了,爸爸不用再用力了,宝宝出来了,爸爸可以和大爸爸看一看,是个男孩子,很健康哦,来,大爸爸剪脐带吧,爸爸先休息一下,胎盘还没有出来哦,”


“哈,哈”杨好靠在霍道夫怀里闭上眼喘着气,浴缸整个都是血水,霍道夫也不管自己的衣服都然上了杨好的血,只是这血腥气冲的他头皮发麻,他很难想象杨好生杨宝自己不在的时候杨好一个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想到就觉得懊恼,都是自己非不承认喜欢杨好,自己真是欠了杨好很多了,霍道夫低头亲吻了杨好额头,把杨好搂的更紧了,在杨好耳边说


“杨好,我爱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够我喜欢好多年”


杨好迷糊的听见霍道夫在说话,还是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昏睡过去了,医生给杨好处理好了才让霍道夫把杨好放回床上,又给霍道夫交代了很多事情才走(这医生很负责,嗯!)


孩子嘛,不重要,(爸妈是真爱,孩子是意外)重要的是老婆,霍道夫把自己收拾干净了才轻轻的躺在杨好旁边,伸手搂紧了杨好安心的睡着了 嗯⊙∀⊙!,


霍家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两个儿子,一个争宠的老爸,嗯,是挺乱的






我好像每篇都有生子啊,什么毛病🌚🌚


【霍好】 不知道什么标题好


依旧是ooc+abo的一天


“老板老板!!!” 霍道夫的办公室门差点毁了

“干什么慌慌张张的!”

霍道夫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他心里不知道为啥总是觉得有啥大事要发生了正心烦呢

“老板,夫人要生了!”

“!!!预产期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

霍道夫蹭的一下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就往外走,走出去多远了发现助手还在门口,又返回来到门口拧着助手就往停车场跑,

“愣着干嘛,跟着我走啊”

“老板,夫人已经送到私人医院了,您别急”

“又不是你老婆生,你当然不急🙄”

“是是是,老板我错了”

“开快点”

“老板!不能再快了!您不要命了吗?”

“别废话,开快点儿”

“是是是”

助手到了私人医院门口一个漂移直接给车子调了头,霍道夫等不及直接开门就下车了,车门都来不及关,霍道夫一个那么讲究的人啊,遇到有关夫人的事儿就淡定不了了,直奔夫人的产房, 霍道夫上前坐在床边抱起杨好搂着他,杨好这时候还不是特别疼,还能忍,偏过头看到是霍道夫,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就软在了霍道夫怀里


“阿好,我来了,不要怕”

“老霍,你来了”

“嗯,我来了”

“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去买来”

“我想吃小龙虾”

“好”


“霍二!去买小龙虾!不要辣的!”霍道夫扯着嗓子对助手吼

“知道了,老板!”助手得了令就马不停蹄的走了


“老霍,我好困啊,我想睡觉”

“哈?这你也能睡着?”

“为什么不可以?”

“你不疼吗?”

“这不还没到时候吗?慌什么?小龙虾来了你叫我,我先睡会儿哈”

“嗯,你睡吧,小龙虾来了我叫你”

“好”


“阿好,起来了,我给你剥虾吃”

“嗯?哦……”

“啊——张嘴”

杨好一脸懵逼的醒过来张着嘴让霍道夫喂他吃

“你嚼啊”

“……哦”

霍道夫看着杨好一脸懵逼的样子觉得自家媳妇儿真是可爱的紧,真想抱在怀里狠狠地蹂躏,

“啊——老霍,你干嘛呢?喂我啊”

霍道夫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未免太禽兽了,杨好还怀着孕呐,赶紧甩甩脑袋停止自己的想法,专心致志的喂媳妇

等吃完俩人就干坐着,等着宫缩的来临,期间医生来过几次,看了看说还早,先吃点东西

这吃完了没事儿干就躺下了,开始刷微博,霍道夫开始处理公务,各干各的


霍道夫刚开完视频会议,杨好就有动静了,杨好蜷起身子试图减轻腹部传来的抽痛,霍道夫见了又把杨好圈在怀里,大手覆在杨好肚子上慢慢的抚摸,或许是感受到霍道夫的安抚,孩子也没有动的那么激烈了,只是小范围的在杨好肚子里面活跃,可是不久杨好就发现这种安抚没有用了,肚子渐渐地更疼了,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杨好脸上也渐渐地开始苍白,杨好抓着霍道夫的手用力握住,不一会儿医生来看了看说宫口开十指了,可以生了,杨好松开了霍道夫的手,把霍道夫往外推,霍道夫不解的看着杨好,杨好惨白着脸虚弱的说


“你……你出去,你不……不许在这里”

“为什么?阿好?我要在这儿陪你啊”

“不……不行,你……你出去”

“我不,我要在这儿陪你”

“你!……出去”

“我不!”

“生……生孩子太丑了,我不想你……你看见,出……出去”

“你什么样子都好看,更何况生孩子是大事啊,我怎么能不陪着你呢”

“……随你吧”


“夫人,我们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嗯,开……开始吧”

“夫人,肚子疼就向下用力,把孩子往下推”

“……嗯”


“啊——霍道夫!都是你造的孽!!卧槽,疼死老子了”

“是是是,我们生完这个就不生了”

霍道夫急得手足无措,急得团团转

“别晃了!晃得我头晕”

“那,,那我坐下”

霍道夫小心翼翼地给杨好擦汗,杨好脸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床单也都要被抓破,指尖用力到苍白,嘴唇也裂开了,霍道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快了没有啊,阿好这么疼怎么还没生下来”

“老板……你以为是下蛋嘛”

“……可是阿好很疼啊,你看看阿好”

“老板……生孩子都疼的……🙄”

“那还要多久啊!”

“快了,能看到孩子的头了”

“阿好阿好医生说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快了快了,就快不疼了,哈”

“……”


“夫人,你使一次长力”

“……嗯——”

“夫人,再来一次,再来几次就生出来了”

“……嗯——”

“……啊——————”

“出来了出来了!夫人不用再用力了”

“呼——”

杨好松了一口气

“给……给我看看孩子”

杨好虚弱的说着

医生把孩子洗干净包好了轻轻放在杨好床边,医生又回过头去帮杨好娩出胎盘收拾了床单之后才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霍道夫杨好和孩子了,孩子眼睛还没睁开,小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杨好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孩子又偏过头亲了亲孩子,抬起头看霍道夫发现霍道夫正在看他,还是扯起了一个笑,霍道夫在杨好头顶轻轻吻了一下,又在孩子额头吻了一下,抬起头来发现杨好在看他,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霍道夫觉得自己太幸运了,上班途中捡到迷路的路痴杨好把他送回了家,然后就开始了恋爱到结婚到现在有了孩子,没什么大曲折,一直都是幸福的平淡着,杨好太可爱了,路痴的他当初霍道夫废了好久时间才让他没在家里的别墅迷路,都不敢让他一个人出去,怕他又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家,俩人的爱情在商界也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夫,俩人的爱情是所有人都羡慕的爱情,现在有了孩子更是圆满,

只是啊,霍道夫这个醋王以后可能要和自己的孩子吃醋了,霍道夫以后就有事干了——争宠🌝🌝🌝


霍道夫和杨好的爱情终于成了别人都羡慕的最好的爱情



我说了会甜回来就一定会甜回来👏👏👏我是个产糖写手,我要对的起自己的flag🌚🌚🙊

【霍好】 一厢情愿,两不相欠


依旧是ooc+abo的一天

这个tag打的有点心虚


“苏万,你……能不能帮我……”

“好哥,我们是兄弟,有啥事儿直说,是不是差钱了,我给你,差多少”

“苏万,我不想跟着霍道夫了,你帮我找一份工作吧,我也不能总是用你的钱”

“好哥?你说真的?你不跟着霍道夫了?”

“……嗯”

“好哥,你想明白了?”

“……嗯”

“好哥!太好了!你不跟着霍道夫了!”

苏万一把抱住了杨好,苏万和黎簇劝过杨好很多次不要跟着霍道夫,杨好都没有回答但也没有跟着苏万他们走, 这次苏万看着杨好离开了霍道夫自然是高兴的,他这个单纯的孩子可没想过杨好为什么要离开霍道夫

“好哥,你跟着我,我养你啊,我有钱啊,你没有必要出去工作的”

“苏万,我不能总是靠你啊,我有手有脚,我想自己挣钱,奶奶还等着我养呢,我总不能让你还帮我养奶奶吧,原来的白事店被霍道夫收了,我不想去找他要回来,你还是帮我找份工作吧,我自己挣钱,要是不够了我再找你拿”

“那行吧,工作的事情还是问问黎簇吧,他比较懂,我给他打电话问问”

“……嗯……麻烦你们了”

“好哥,我们是兄弟啊,不要这么客气,能帮忙的我们都会帮忙的,刚放我问黎簇了,黎簇说他公司有空职位,随时可以去上班”

“……麻烦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哥你去哪儿?你住哪儿啊?你总不能还住在霍道夫给你分配的房子里面吧”

“我……我在霍道夫手下做事的时候有点积蓄,我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刚好我和我奶奶可以住下”

“好哥,我跟着你去看看!”

“苏万……不……不用了,你跟着干嘛,挺好的”

“好哥!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了,我们总得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吧”

“我……”

“哎呀好哥!带路!”

苏万跟着杨好来到了居民楼,简简单单的单元楼,应该有些年代了,但还算干净,苏万跟着杨好进了三楼的一间房子,木门推开就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周围安静的可怕,让人感觉沉闷,心里像堵着什么似的

“阿好,是你回来了吗?”

“奶奶是我,我回来了”

“苏万,,那个,,地方太小,你将就着坐下吧”

杨好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

“好哥,你就和奶奶住这么小的地方?”

“……手上的积蓄有限,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好哥!”

“苏万,你别劝我了,我真的不想再给你和黎簇添麻烦了”

“好哥!我们是兄弟!有什么困难不能一起解决的?”

“苏万,我们是兄弟,不然我也不会先来告诉你们,但我也不想太麻烦你们,我能自食其力”

“好哥!”

“苏万!”

俩人就这么僵持了很久,谁都没有先让步

“阿好,你是不是和小伙伴吵架了!”

奶奶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从房间里面出来,杨好赶紧上去扶着

“奶奶,没有吵架,是苏万非要给我们换个房子,他说这里太小了,不合适,住着不舒服”

“阿万啊,我和杨好住在这里挺好的,你们真的太仔细了,怎么总是好麻烦你们,你们也有自己的事”

“奶奶,这个地方真的太小了,您眼睛看不见,容易磕磕碰碰,不适合你们住”

“阿万啊,我和杨好住的挺好的,你们就别太担心了,实在不放心你们就时常来看看”

“……那好吧,奶奶您在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人敲门别开门哈,好哥,把你的钥匙给我,我去刻两把,我一把,黎簇一把,我们来了就直接拿钥匙开门,奶奶眼睛看不见,不好开门,也免得有坏人进来奶奶不知道”

“……好吧”

苏万拿了钥匙就走了,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杨好和奶奶了


“奶奶,你都不问我为什么给要换房子吗”

“你要是真的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告诉我我问了你也不会说真话”

“……奶奶……,我被老板标记了,他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我也不想看到他,我从老板公司辞职了,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明天就去上班,黎簇介绍的,您就放心吧,没事儿的”

奶奶觉得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

“你说啥?你被你老板标记了?”

“……嗯”

“禽兽!不负责的东西!”

“奶奶,老板不知道,我们都喝醉了……”

“那你!”

“奶奶……”

“唉,阿好,我都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苏万回来了,还带了好多水果,嗯,本来就挤的地方更挤了

黎簇后来也来过几次,嗯,更挤了

“好哥好哥!你怎么了,好哥你醒醒!”

“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是!好哥怎么了?医生?”

“他怀孕了,三个月了,这段时间没注意饮食过度劳累所以晕倒了”

“什么?好哥怀孕了?谁的啊?!”

“这,,,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也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啊”

“这个,,,还有一个问题,病人的宫壁太薄,还是建议生下孩子,流产的话他的宫壁撑不住,有可能就怀不上孩子了”

“这个,还是看好哥自己的吧,谢谢医生”

黎簇和苏万在等待杨好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这个孩子只有八九就是霍道夫的,这大概也是杨好要离开霍道夫的原因吧,霍道夫对好哥并没有什么喜欢,对好哥来说,好哥想找一个爱他的和他爱的人而不是一个凑合过日子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只是这个孩子……

“好哥你醒了?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饿不饿?”

苏万最先发现杨好醒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比关心杨好,杨好挣扎着坐起来,黎簇和苏万扶着杨好慢慢坐起来,杨好靠在床上虚弱的问道

“我怎么了?”

“好哥,你……你怀孕了……医生说,你的宫壁太薄,建议孩子生下来,流产的话,你就可能永远怀不上孩子了”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静到可怕

在黎簇和苏万要被这沉默压的不能呼吸本能的想要逃离的时候,杨好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叹息

“那就留下来吧,孩子生下来就是我一个人的”

苏万和黎簇松了一口气,但是谁都没有继续追问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大家都心照不宣

前几个月杨好还是每天在公司和出租房之间奔波,每天早起给奶奶做好饭一起吃完了刷碗后去上班,中午回来做饭和奶奶一起吃饭然后刷碗再去上班,晚上回来又做饭刷碗,还得工作,黎簇和苏万劝过杨好很多次,让他不要那么累,但他就是不听,他说他很多都不会,要学的还有很多,他不能吃白饭,就每天死命工作,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故意折磨自己,或许是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因为闲下来就会想霍道夫吧,后来月份大了,黎簇和苏万说什么也不让杨好去上班了,也是苦了他俩了,照顾杨好还要照顾奶奶,杨好觉得欠黎簇和苏万的太多了,有什么需要还是尽量自己去买的,杨好欠黎簇和苏万的太多了,他觉得他自己已经还不起了


这天夜里,杨好被腹部的抽痛唤醒了,他以为是压着肚子了,换个姿势抬手摸了摸肚子准备继续睡,换了姿势还是疼,而且好像越来越疼,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怕是要生了,他慌忙去拿床头柜的手机,却被腹部的疼痛弄的一个不稳,手机被碰到了地上,人也差点摔下床,奶奶听到动静,惊醒了,拄着拐杖来到杨好房间外叫了几声杨好,杨好没回答,他已经不能大声说话了,仰躺在床上张着嘴大口呼吸,胸膛剧烈起伏着,奶奶推开了门,摸索着走到了杨好床前

“阿好?”

“奶……奶奶,我……我要生了,”

“阿好你别怕,奶奶在呢,放松呼吸,奶奶叫苏万他们来”

“奶……奶奶,您……您怎么告诉他们……”

“你先别说话,省点力气待会儿生孩子”

奶奶拿出了苏万给她买的电话手表,黎簇教过她很多遍怎么直接给他们打电话,就是怕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们都不在,奶奶熟练的拨打了电话

“阿万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们真是抱歉,阿好要生了,麻烦你们帮忙把他送去医院一下,总是这么麻烦你们”

“什么?好哥要生了?我马上来,奶奶您别急,我和黎簇马上来,我们是自愿对好哥好的,怎么能说是麻烦呢,我们就怕您客气,需要什么直接说,不要怕麻烦我们,我们不怕被麻烦,就怕您客气,先不说这些了,我们马上来,您别慌,我们马上就来”

“鸭梨,好哥要生了,我们赶紧过去,快点”

“啊?哦哦,好,马上就去”

黎簇和苏万几乎同时到杨好家,开了门进卧室就看到奶奶坐在杨好床边握着杨好的手,温声细语的哄着杨好

“奶奶好哥我们来了”

杨好转过头看着黎簇和苏万,突然眼眶就红了,上天待他不太好,爸妈离婚,爸爸坐了牢,还有奶奶要照顾,好在黎簇和苏万一直待他很好,霍道夫收了他们家谋生的白事店,把杨好逼着只能跟着他,那时候黎簇还没有工作,也帮不到杨好,杨好也不想总是靠苏万养着,只好跟着霍道夫混,进公司直接就是经理,那些砸场子的事也只需要他在旁边看着,不需要他动手,霍道夫给他的工资只多不少,那天他说他想走,不想继续跟着他了,霍道夫就直接标记了他,和他成结了,杨好绝望了,霍道夫送给他的告别仪式这么隆重,后来发现,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许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一切似乎没变,又似乎都变了

想到这儿杨好的眼泪就下来了,都这个时候了,脑子里还是全都是霍道夫

黎簇一把抱起杨好就往外走,苏万就扶着奶奶跟在后面,苏万离得近,借着窗外的光看到杨好的眼泪,苏万以为杨好是疼的,慌乱的用另一只手去擦杨好的眼泪

“好哥,你是不是很疼啊?都哭了你”

“没事,不是疼的,我又麻烦你们了”

“好哥!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是兄弟!兄弟就不要讲这些,我们送你去医院”

黎簇把杨好抱的更紧了,奔向了楼下的车,但杨好却并未觉得颠簸,黎簇把杨好轻轻放在后座上侧躺着,然后开车飞奔到医院,苏万在后面小心的扶着奶奶上了他家的车,司机也是跟在黎簇后面飞奔去医院,苏万到医院的时候杨好已经进产房了,黎簇在外面回廊坐着,苏万扶着奶奶坐下等着,三个人一时相对无言,每个人心里都紧张的不行,都在努力保持镇定,直到中午的时候杨好才被从产房推出来,黎簇赶紧上前推着杨好,苏万扶着奶奶跟在后面,杨好的脸色比纸还白,嘴唇因为缺水都崩裂了,死皮堪堪连在嘴唇上,头发也湿哒哒的黏在额头上,杨好睡着了,也是,这么累,能撑下来就很不错了,护士把孩子递给他们,他们抱着孩子跟着杨好进了病房,司机买来了饭,苏万黎簇和奶奶都吃了一点,吃完杨好还没醒,三个人就这么干坐着,大眼瞪小眼,三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直到孩子的哭声打破了这平静,大概是父子连心吧,杨好蹭的从床上坐起来到处找孩子,苏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把孩子给他,杨好抱着孩子爱不释手,在孩子额头上狠狠吻了一下,杨好的五官这一刻柔和了很多,金色的阳光描摹着他的轮廓,圆润而鲜明,黎簇和苏万看着也稍稍放心了些 ,这个孩子,,或许会多少带给他更多的希望吧

杨好把孩子给奶奶抱着,然后看着黎簇,眼神闪躲

黎簇发现不对,忙问道怎么了

“黎簇,……你们公司,……那个……有没有,……国外的公司啊,……我想带着奶奶和孩子出国 ,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有是有,你也可以带着奶奶和孩子过去,那里有我的朋友会照顾你的,不过你现在还是先养好身体,身体好了才能照顾好奶奶和孩子,我们才能放心让你去”

“……我真的……又麻烦你们了……一直都是你们在照顾我,我从来没有照顾你们……我欠你们的已经还不起了……”

“好哥 ,还是不是兄弟了,是兄弟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是啊好哥,我们是兄弟啊,做啥都是我们自愿的”

“苏万,黎簇,我得多幸运遇见你们俩啊”

杨好撑起上半身抱紧了黎簇和苏万,黎簇和苏万也红着眼抱紧了杨好


一个月以后,杨好收拾好了东西,带着孩子和奶奶去了国外的公司任职,没有什么经验,只能从最基础的开始做,这样也好,免得杨好过意不去,黎簇的朋友自然就承担了照顾杨好一家子的任务,杨好长得好看,性格温和,待人温柔,在公司挺受欢迎的,在公司大家都愿意照顾他,愿意帮他,也不算太难过,他来这里不久就做了标记消除手术,他想忘了关于霍道夫的一切,那个总是喜欢打他一巴掌又接着给颗糖吃的人,他看不透,他觉得现在过得挺好的,工资刚好够花,奶奶刚好健在,朋友刚好都在,孩子刚好可爱,一切刚刚好,不多不少,他不敢奢求太多,这样就好


他平淡的生活被黎簇朋友对他的求婚打破了,黎簇朋友在对他的日常照顾中喜欢上了性格温和的他,可是他犹豫了,他有一个孩子,还有奶奶,他怕会成为别人的拖累,他已经拖累了黎簇和苏万了,黎簇朋友却直接把戒指戴到了杨好手上,吻了吻杨好的手,对他说,你不会是我的拖累,我可以照顾好你和奶奶还有孩子,即使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会对孩子好,嫁给我吧,我来照顾你,没有人会比我照顾你更好了,杨好犹豫了很久还是点头了

黎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一点也不惊讶,他当初其实是故意让朋友去照顾他的,他想让杨好在他了解的人的呵护下,倒是苏万一个演技派还要浮夸的表演自己的吃惊,杨好后来才反应过来黎簇和苏万是故意的,估计也只是想让他早点忘了霍道夫,这样也好,自己也就有了新的牵绊,人嘛,总要向前看,不能总揪着过去不放,只是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还能记得自己的梦境



霍道夫站在自己对面,俩人撑着伞,站在倾盆大雨中相视一笑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昨天晚上的脑洞,码了一天字,终于在这时候写完了,emmmmmmmmmmmmm,杨好霍道夫没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渣文笔,顶锅盖跑了

【我爱写霍好甜文的无病呻吟】

占tag抱歉


下面是我自己关于自己偏爱写霍好甜文的无病呻吟


看了很多霍好虐文甜文 ,我觉得霍好太苦了,就我自己来说,我写霍好我偏向于甜文,我知道,对俩人的关系最后都是不近不远,杨好永远是霍道夫的狗,没有了奶奶没有了兄弟杨好只有一个人了,他跟着霍道夫只是想活下去,但杨好从未放下奶奶的死也未放下自己的兄弟,与兄弟决裂或许只是逃避现实,他把自己锁了起来,没有钥匙可以打开,我知道就现实来说,俩人he的可能性不大,只能是不远不近的互相利用, 但我自己写文还是想写甜文,或许,我是想告诉自己,童话故事还是存在的,我还是相信童话,尽管,童话只属于王子和公主,我想我文里面的人不那么苦了,我想他们都有人宠有人哄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我想所有人都幸福,现实不可能所有人都幸福,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所以,ooc就避免不了了,看过虐文觉得写得好,贴合人物本身的性格,如果情节继续发展俩人可能就会这么发展,看过甜文觉得真好,霍好终于不苦了,满足了心里的空缺,自己写甜文觉得我一定要让俩人甜回来,他俩太苦了,两个苦命的人互相折磨真的太苦了,我想让他们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活的好好的活的幸福活的快乐,不要那么苦了


不是霍好太太,只写过两篇霍好文,只是就自己的写作出发点来的感想


自己的个人感想


无病呻吟


占tag抱歉


占tag抱歉


占tag抱歉


【双世宠夫】 六

执光 执光现代衍生 戬峰


ooc预警


“陵光陵光,你别生气啊,我真的只爱你啊,但是孩子是你生的,是我们俩的孩子,所以我也喜欢啊,我们的孩子我当然想他健健康康的,我也是怕你吃不饱受罪嘛”

吕昀峰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刚刚执明的话,只是突然很严肃的看着执明,执明一看这眼神,更慌了,不知道怎么哄了,吕昀峰直愣愣的看着执明,看着他的脸,看进他的眼,他在执明清澈的眸子里面看到了自己,一瞬间迷茫了,执明怎么会做拨浪鼓,这不是现代才有的吗,难道,,,朱戬?


“……朱戬?” 吕昀峰试探着叫了一声

“???朱戬是谁?陵光你醒过来就叫他,你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忘了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哦,没事儿,你说说我们怎么认识的的吧,我忘了”

“我们本来就认识啊!小时候两国就我们的父王就定了亲啦,只等着我们长大了”

“……那我如你所说去天权找你是为了找你帮忙?不让国亡?”

“……你是去给我送信的,让我不要帮助仲堃仪,我怎么会帮助仲堃仪呢,我喜欢你就不会帮他啊” “……?……”

“这怎么又和剧本不一样?”

“陵光,你说啥呢?”

“……哦!没事儿,……我累了”

“那我在这儿陪你,你睡着了我再走”

“……随你吧”


吕昀峰睡得并不安稳,他梦到了朱戬


“朱戬!!!快走!不要管我了!”

“别废话,抱紧我”

“……”

“要走一起走”

“不行,火太大了,走不了了,你快走!”

“阿峰,听话,闭上眼睛,抱紧我”

是的,吕昀峰梦到了朱戬在大火中救他,穿的就是戏服

“……好”

“走了”

朱戬抱稳吕昀峰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冲出了火场,把吕昀峰放到救护车上就晕了过去,吕昀峰撑起身子看朱戬,朱戬为了保护吕昀峰,身上的烧伤面积要大的多,强撑着带着吕昀峰出了火场就撑不住了,隔着过道,握紧了朱戬的手,到了医院还不愿撒开,医生急了

“你要是不想他活了你就继续握着!”

吕昀峰赶紧松开了手,打了麻药以后眼皮就开始打架,终于撑不起,睡着了 醒来吕昀峰睁眼看到了床顶的帘子,转头四处看,还是在古代,还是没有穿越回去,心里还是有点失落,也不知道朱戬那个傻子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能回去,为什么来到这里,怎么回去,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朱戬被火烧了吗?没有我,他怎么能照顾好自己 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执明醒来就看着吕昀峰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唰唰的,执明愣愣的看着,手忙脚乱的给吕昀峰擦眼泪,这眼泪像擦不干净似的,一遍擦吕昀峰一遍流泪,执明见状只能紧紧的抱紧吕昀峰,轻轻的拍背顺气,吕昀峰抱着执明呜呜的哭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执明感觉怀里的人安静了,轻轻拉出怀,吕昀峰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睡着了,执明把吕昀峰在床上躺好,自己也躺在吕昀峰身边,紧紧抱着吕昀峰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吕昀峰醒来就看见执明紧紧抱着自己,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人,他的陵光不见了,我的朱戬也不见了,突然生出一种心心相惜,抽出手反抱紧了执明,之后的几月,吕昀峰就不爱说话了,每天痴痴的在宫门口的躺椅上躺着,不知道看的哪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执明怕他出事,每天早朝下了以后就一直陪着吕昀峰,吕昀峰偶尔看着执明笑,但那种笑始终未达心里


大峰生日快乐
来日方长未来可期我们一路相随在未来等你
愿你可愿你被很多人爱
加油么么啾
喜欢你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是真的喜欢你啊
我喜欢的少年生日快乐

【双世宠夫】 五

执光 执光现代衍生 戬峰


ooc预警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吕昀峰的肚子已经鼓起来很多了, 六个月的身子还是很重的,行动也是迟缓了很多 不能让执明再这么喂下去了 ,不然到时候孩子太大生不下来,吕昀峰心里想着 执明怕他怀孕吃不饱,天天带着吕昀峰胡吃海塞,俩人都胖了不少,吕昀峰本来的包子脸更圆了(ー_ー)!!


“王上,丞相求见”

“丞相?不是说我暂时不管政事嘛,不是还有执明嘛,干嘛找我啊,我不会啊”

“王上,丞相说有急事求见”

“——……宣吧”

“王上,您知不知道天枢仲堃仪起兵意图夺回天枢?” “仲堃仪?哎,他还是天枢国啊,这个和剧本还是很像嘛,等等,你说啥?起兵夺回天枢?天枢是我国城池吗?”

“王上,您不至于连国土都忘了吧”

“……额”

“原天枢国土是裘振带兵收服的啊”

“……这个裘振也和剧本走向不一样,,,那……让裘振再去试试?”

“王上,裘将军只听命于您,我等,劝不动”

“???卧槽?什么鬼?这都开始打仗了,咋这么死脑筋,那,丞相先退下吧,裘振我来劝,宣裘振”

“是”

“裘振,国难当头,你为何非要等到我命令你你才去上阵杀敌”

“王上,我是您的死士,只听从您的命令,我的职责是无条件服从”

“???我去⊙∀⊙!什么鬼?这怎么和剧本也不一样,神啊!我……孤王从未当你是死士,你只需要听命于自己,做好自己,去做自己喜欢的,自己开心就好,你没有必要这么死板,真是一根筋”

“………………王上,您以前不会这样和臣这样说话的,您,变了很多”

“……”


我他妈都不是陵光本人好吧,当然变了,( ̄ ‘i  ̄;) “现在不是讨论我,是讨论你应该马上启程去平定叛乱”

“臣,自当竭尽全力”

“行了,退下吧”

“是”

坐了这么久,说了这么多话这可真是累,还死脑细胞,腰也是疼的,坐在石凳上不觉扭了扭腰,自己给自己锤了锤腰,执明在他凳子上垫了垫子,但还是酸疼,这孩子真是折腾人


“陵光陵光,你看,我给孩子做的,你看,孩子会不会喜欢”

“……执明,这才六个月……”

“我……我知道,我这不是想看看孩子长啥样嘛”

“……”


一个月后


“陵光陵光,裘振来信说叛乱已经平定了,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这次的叛贼太狡猾了,费了好些劲才全部除清余党,所以废了这么久时间”

“那就好”

吕昀峰长舒了一口气,这个仲堃仪和剧本上还是很像,还是一样的狡猾,自己是在是不适合这种打仗,这陵光活的得多累啊 执明看吕昀峰表情的微妙变化,放松了一瞬又是一丝忧虑,不明所以


“陵光?你不开心吗?”

“……嗯?我没有啊,就是觉得打仗好累啊,为什么非要打仗,还要死人,每个君王身上都背负了太多人命,安安静静在自己国家待着不好吗”

“陵光,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矛盾就会打仗,这是不可避免的,你不要想这么多,这些交给我和丞相他们就好了,你就只需要好好养胎”

“……你还说呢,我都胖了,不能再吃那么多了”

“你不吃饱怎么行,孩子会饿着,到时候生下来不健康怎么办?”

“执明,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只想着孩子”

“陵光,怎么可能,我最爱你啊,全天下都知道啊” “哼╯^╰”


吕昀峰仗着对执明撒娇有用想到以前对朱戬撒娇就没用就觉得要好好撒娇,不然回去了就没人可以撒娇了,只是想到这儿,吕昀峰又焉了,全身都卸了力